何以解忧,唯有架构

本文摘自 勾三股四 更早时期的 不老歌 博客。

最近比较忙,也有机会参与了很多前端项目的架构工作。

之前,作为一个“干体力活”的前端工程师,我一直觉得架构是个特别性感的活,感叹优秀的架构师是如何在各种复杂的项目中都能够考虑到方方面面的。
后来,随着工作的深入,我拉近了和架构师之间的沟通距离,在和架构师们交流的过程中,我逐渐发现,原来架构的工作是有很多原则和套路可循的,像庖丁解牛一样性感而潇洒。很多开放新的问题,可以通过简单的思维方式,瞬间变成一个很简单的选择题。
然后,我有幸参与了一些简单的架构工作。在亲自“操刀”的过程中,我发现,其实架构,最基本的思路,就是把产品设计师的构想从中文翻译成英文(我的意思是编程语言基本都是基于英文的),所以优秀的技术和优秀的设计往往是不谋而合的。一个技术架构的过程,其实就是将技术和艺术巧妙结合的过程。做架构不光是个性感的活,还是一门艺术
如今,我有很多前端架构要做了,在性感和艺术之间,我又逐渐发现……

其实架构还是“体力活” - -
——这也是我前阵子QQ签名档的由来

当然了,这个结论丝毫没有让我失去对架构工作的兴趣和热情——就像我当年第一次玩JavaScript一样,虽然被认为是“体力活”,但因为有性感和艺术的相伴,所以还是乐在其中:)

funny everyday with front-end architecture

向本文提出修改或勘误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