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世界

本文摘自 勾三股四 更早时期的 不老歌 博客。

以前每次过年过生日,都会给自己许各种各样的愿望,盼着自己长大,让自己变得更好,同时憧憬新的一年会更美好。
今年过年是我第一次有老了一岁的感觉。

从角色上,自己多了很多身份,逐渐觉得自己不只是为自己而活着了,背包旧的很好看,让我走的好缓慢;从心态上,我希望自己的工作和生活都可以趋于稳定,在稳中求进步;从大环境上,兄弟姐妹、同学同事们都开始抢着结婚了,顿时觉得自己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年纪。

与此同时,还有一些东西在随着时光悄然变化着,那就是人的观念——对人生的观念,对价值的观念,对世界的观念。

过马路等红灯是件再小不过的事情,但在北京的大街上,你会发现很多人做不到,梁文道曾说“中国人普遍觉得被监督的规则才叫规则”,我有一天夜里12点走在高梁桥斜街,看到老外在空无一车的人行横道旁等行人的绿灯亮起,才过马路,在对其肃然起敬的同时我立刻就想起了这句话。

现在的我,不再那么容易冲动,渐渐学会忍耐,渐渐转为理解和释怀;不再那么敢于大胆尝试,也会因为更多的冷静而丧失灵感;不再总拿道德二字要求别人,而是默默约束自己;但对于自己曾被认为刚正不阿的处事原则,虽然还在坚持,但那条界限已经由清晰变得模糊;有些事情明明知道死也不该做,但是看似遇到一些难处,再挤出一些勉强站得住脚的理由,也默许了自己……

曾经希望自己可以做纯粹的软件,创造纯粹的社会价值,对那些不正当竞争嗤之以鼻,对捆绑安装和垃圾推广嗤之以鼻,也不在于什么孔方园把戏;等老板真正跟你谈到上市,谈到股票,你那种发自内心的兴奋迅速充斥了大脑,顿时觉得公司应该怎么样上市快就怎么来,大家怎么样能投机我们也能。透过这面镜子,我才发现,虽然看似个理想主义者,但在诱惑面前,自己也TM奔钱去了。

我以前最不爱听的话,包括“习惯成自然”,“没办法大家都这么干”之类的,现在我也不知不觉成了他们其中的一员。

如果以前有人问我,你是否在为自己的理想而奋斗?我的回答都是肯定的,今天我有了一丝犹豫;如果再问是否应该去奋斗?我又多了一丝犹豫。

追逐理想毕竟是有代价的
谁在为我的理想埋单?
我觉得也许是自己的青春吧。
现在仔细想想,可能还要再搭上朋友的青春,长辈的年纪,而且不是从今天开始的——已经一段时间了;另外自己的青春眼瞅着快挥霍完了,代价还是挺大的。

今天听到Fusion乐团的《成人世界》,回味了一下自己四年的工作,看看周遭朋友接踵而至的结婚请柬,想想自己的未来,想想我身边的人,再看看现在的自己。五味俱全……

希望今天过后,我还能感觉自己是年轻的,这比觉得自己年轻过要强很多
如果只是觉得自己年轻过了……那总比觉得自己没年轻过强一点点吧

---------------------------



《成人世界》

词:陶步升
曲:陶步升

怀念着过往的感动 就像轻柔的风
静静的吹走 成长带来的承重
有时候也会冲动 试后才知道痛
才会往前走 一步一步的挪动

经历些许感动 克制了的冲动
琢磨不定的我学会包容

总是不停遇见 熟悉陌生的脸
在忙碌之中 寻找幸福原点
有时疲倦 还略带埋怨
试着让自己学会适应一些

可太多人改变 带着面具的脸
倔强微笑着不愿多说一些
到头来才发现 这是成人世界
恍然发现自己已踏入好几年

我也渐渐改变 戴着面具的脸
倔强微笑着不愿多说一些
到头来才发现 这是成人世界
恍然发现自己已踏入好几年

向本文提出修改或勘误建议